英夷和议纪略,防海纪略

作者:世界历史


英夷和议纪略

防海纪略

不着撰人

王之春编

英夷自上年(咸丰九年,一八五九年)四月,兵至天津大沽,为僧王格林沁挫衄之后,志图报复。今年六月十五日(一八六○年八月一日)英弗两国舟抵大沽,时僧王早谋拒敌,南北俱设炮台,复于北塘伏地雷火炮。有土富何姓,嫌不利于彼,阴泄其谋,夷人即将设伏之处,一一发掘,遂登北塘。或云何为所获,以刃胁之,乃以实告。 二十日:夷人两船进港搁浅,高悬白旗,上书“免战”二大字,旁写“暂止干戈,两国交话”八字。并以和约欺我军,遂不击彼。 二十六日:水涨,夷船遽进轰击,我军巳初出队,至酉刻新河德兴阿营失陷,官兵受伤六七百人。 次日:夷船由北塘进占新河,在宁河、宝坻之间,大沽之后,僧王之军腹背受敌。 二十八日:进占塘儿沽。 七月朔:瑞中堂麟奉命带兵一万,驻通州。 初五日:夷人攻破大沽,夺北炮台,杀守者一人,余皆惊走,北炮台遂失,乐□□提军善中炮死。时南炮台未动,僧王以失北炮台,欲自尽。上命退驻通州,大沽之防尽撤。 初七日:夷船直抵天津占踞,奉命与之讲和。夷酋曰:“汝官卑,何足议大事?”复命桂燕山中堂良往议。英夷索银八百万两,约先给二百万始允。后以需索现银迟回不决,而夷兵实逼通州矣。于是都门戒严,分派满洲各员在十三门带兵分守。 二十七日:上欲巡视木兰,朱谕曰:“朕揆时审势,夷氛虽近,尤应鼓励人心,以挽时艰,即将巡幸

道光二十一年四月,英夷之受款于广东也,在我师则以救一时之危,在夷则亦急欲得银,以济兵饷,故通商章程,彼此皆未暇议及。夷酋大困于三元里,自知已结粤民之怨,又畏粤民之悍,不敢复至内河贸易,欲洋商赴香港,而香港风浪不可泊舟,洋商无肯往者,夷遂欲以香港易尖沙嘴及九龙山,将军、总督以香港尚未奏允,何况二地?约其仍来黄埔,夷遂不许我水师修复虎门炮台,尽拆横档各炮台之石,移往香港,筑台砌路,建修洋楼,且欲我拔去内河沙石桩筏,彼此相持。虽有通商之名,无通商之实。又余保纯与义律议,先送军饷六百万圆,其烟价在外,将军止以军饷改称商欠奏闻,其余未奏及也。及夷船退出后,内河填塞要害,增修炮台,守备日固,不能如向时之闯突,群夷皆咎义律议款时不别索他埠,遂扬言英吉利国王谴义律无能,改命璞鼎查为兵帅,欲复往沿海各省,必如上年在天津所索各款。会六月香港有飓风之事,大吏张皇入奏,谓撞碎夷船无数,漂没夷兵汉奸无数,所有帐房篷寮新修石路,扫荡无存,浮尸蔽海。朝廷方发藏香,谢海神,布告中外,允广东保举守城文武至数百员,而夷船数十艘已全赴福建攻陷厦门矣。 初,上年夷艘之攻厦门也,水师提督陈阶平平日讲火药,刊兵书,贼至辄告病,贼退复视事,邓廷桢督同兵备道刘耀春止守旧炮台,垒沙垣,据形势,故贼攻不破。及颜伯焘嗣任,首劾陈阶平之规避,与琦善、杨芳之主款,意气甚锐。然故纨袴,虚自大。且轻邓廷桢之仅仅自守,

< 1 > < 2 >

< 1 > < 2 >

本文由极速赛车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

关键词: